财新传媒
2012年01月21日 05:55

问答:中国的机会就是香港的机会

这是发表在今年1月16日香港《文汇报》上的一篇关于香港的访谈,觉得有点意思。贴在这里请大家指教。

问答:中国的机会就是香港的机会

记者:香港的文化是中西合璧的,在如今新时代的背景下,您如何看待香港的文化?

张颐武:香港既是中国的一部分,又有着独特的历史背景和文化。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香港建立起一种既与中华文化有深刻渊源和历史关系,同时又有着中西合璧的创新文化,香港的茶餐厅就是一种文化混合的产物。30年来,内地的文化滋润、影响着香港,香港的文化也对内地产生了很大影响,但如今也面临着深刻的转型。

内地的崛起速度超出人们的想象,香港引领中国的经验和在改革开放中扮演的角......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17日 04:26

韩寒博文:“80后”的独立宣言

韩寒博文:80后的独立宣言

张颐武

韩寒的四篇博文一篇访谈,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年轻人化蛹为蝶,走向成熟的过程。他系统地阐明了他的思考,敢于面对真实,讲出了中国社会的“最大公约数”,明确地跨出了“左”“右”,也对知识分子提出了真切的反思和追问。这些思考探索都需要严肃地对待。遗憾的是有些人把这思考也变成了微博里斗气宣泄,搞成争风吃醋,占便宜瞎起哄的......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10日 23:07

《金陵十三钗》的意义

《金陵十三钗》的意义

张颐武

张艺谋的《金陵十三钗》在2011年的年底和2012年的年初又引发了巨大的轰动效应。如何理解这部电影,如何理解张艺谋最新的电影的思考。我们可以看到,这部电影是张艺谋导演对于中国的现代历史的一个重大事件的前所未有的第一次正面的回应和表现,也是对于中国民族记忆深处的最痛......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04日 02:29

生于六十年代:在楼上品味人生

生于六十年代:在楼上品味人生

张颐武

转型生活   

每一代人都是生命的生生不息的链条中的一部分。人生的悲欢离合、命运的曲折丰富其实都不脱一些基本的范式。抽象来看,一代一代的命运都有其共性。但每一代人自己又都有其不可替代的特点和不......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7日 00:09

韩寒化蛹为蝶:寻求超越“左”与“右”的新空间

韩寒化蛹为蝶:寻求超越“左”与“右”的新空间

张颐武

韩寒接连发表了两篇系统阐释的社会观点的答问博文《谈革命》和《说民主》,还有最新贴上的《要自由》。这三篇最新的博文可以视为这位年轻的意见领袖对于中国问题的系统思考的一部分。目前这些思考还在延伸之中,我们也难以判断他的想法会如何继续发展,但我们毕竟看到了韩寒就一直在争议和分歧中的一些重大问题......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19日 06:16

胡适对于当下的意义——纪念胡适诞辰120周年

胡适对于当下的意义

张颐武

2011年12月17日是胡适诞辰120周年的纪念日。在这个时刻我们可以思考他和当下的联系。

二十世纪已经和我们渐行渐远,二十世纪的那些人物今天和我们之间的距离似乎比起三十年前要大得多。我还记得我上大学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读鲁迅、胡适的书,觉得就离我们很近,当时连张爱......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13日 22:56

2011年中文流行语:Hold住?

这是《环球》杂志对我的一个采访,还有些意思,贴在这里,请大家指教。 2011年中文流行语:Hold住?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12日10:55  《环球》杂志

“整个场面我hold住!”2011年8月9日的台湾综艺节目《大学生了没》中包括这句台词的7分钟视频,迅速在网络上疯传,11天点击率就突破了100万次,“教你时尚”的Miss Lin也因为这句台词被网民称为“Hold住姐”。

在英语中,hold一词有“拿、抱、握住、控制、掌控”的意识,用法非常丰富,“hold住”就是指面对各种状况都能控制把持住,也有给力、加油的意思。其实,这个词并不是新词,它是香港人创造的一大批中英混用词汇中的一个......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06日 00:41

“白领”的生存

“白领”的生存

张颐武

“白领”是一个这些年一直流行的概念。大家都知道“白领”是在办公室上班的人,也就是过着在公司或者机关单位里上班的“朝九晚五”的生活的人。他们“打工”,但不是体力劳动者;也坐在办公室里忙碌,但不是自己创业当老板的人。其实“白领”说起来是一个概念,但人数众多,是社会的中等收入者的主力的人群,其实其间的差异还是非常巨大的。有些高级的白领,大概是公司的高层或者是有自己的一技之长的技术人员或者创意人员等等,都是白领的上层,他们的薪水极高,还有股权的激励等等,其成功远远高于一般创业的人,其实是中等收入者的精英。我们常常说的精英群体其实就是指......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7日 07:45

《步步惊心》与《失恋33天》:时间的想象力

《步步惊心》与《失恋33天》:时间的想象力

张颐武

思想家齐泽克今年10月9日在“占领华尔街”的行动中发表演讲,其中居然提到了中国的“穿越剧”,他认为“这对中国来说是个好的征兆:人们仍然梦想另有出路。”他同时认为今天的西方却失掉了这样的梦想能力。他以为中国社会禁止了“穿越剧”,这其实是一个并不真实......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9日 23:09

读书,疯狂地读书

读书,疯狂地读书

读书,疯狂地读书

这是《深圳晚报》记者对我的一个采访,回忆了八十年代的读书生活,看起来还有点意思,贴在这里,请大家指教。

李福莹

深圳晚报记者 李福莹

饥饿而疯狂的阅读年代

上世纪80年代的阅读,饥饿而又疯狂。经历十年“文革”,从知识稀缺的时代走来,人们对读书有一种如饥似渴的兴奋感。著名评论家、文化学者张颐武上北大中文系的时候是1980年,他如此形容自己亲身经历过的80年代:

那是一个充满天真热情的时代。我们都曾经天真而热情地相信许多宏大的话语,我们迷醉在许多新......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3日 03:24

生命之罪

这也是十年前写的文章,今天看也还有点意思,这里的感慨对于我们大家其实都不是虚妄的。贴在这里,请大家指教。

生命之罪

张颐武

我们这些普通人往往渴望万人景仰、叱咤风云的时刻,往往希望领导历史的潮流而不是在其中飘浮。但这种时刻实在太少,我们也许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我们只有自己的平凡而漫长的日常生活,那些生活里的那些琐碎和平淡既无法省略,也无法逃避。鲁迅的《伤逝》写惊世骇俗的爱情之后的平庸......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7日 01:55

英雄无路

这是十年前的一篇文章,是民国的掌故,里面有历史惨烈和悲哀的一面。今天看也还有意味,贴在这里,请大家指教。

英雄无路

张颐武

读史有时让人觉得慷慨,但似乎让人无奈的时候更多些。我们往往看到理想的追求得不到丰美的果实,天真和浪漫也往往成为历史的讽刺。历史不会如我们的意,也不会按照我们的想象变化,一厢情愿的事情往往最后是一塌糊涂,而歪打......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2日 22:56

城门记忆

城门记忆

张颐武

北京的城门曾经是北京的象征。我小的时候家就住在宣武门外的教佳胡同,但宣武门却并没有在我记忆里留下什么痕迹。我印象深刻的是西直门。我当时几乎每天由父母带着从城里到现在的民族学院上幼儿园,要在西直门换32路汽车。那时的西直门外还是有许多苍天大树的郊区。当时西直门仍然是城里城外的边界,民族学院就是西郊的一所学校。那座城门的宏伟壮观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天从它下面穿过的经验让我直到今天还难以忘却。后来西直门就消失了。32路公共汽车也改成了332路,起点站改在了动物园。西直门也就是一个地名而已了。后来我读老舍的《骆驼祥子》,看到祥子丢掉了骆驼,被乱兵抓走逃回,......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26日 09:33

文化对中国未来发展的关键意义

文化对中国未来发展的关键意义

张颐武

最近,全社会都在关注文化问题,尤其是文化作为国家的关注的焦点并上升为战略的高度,更凸显了文化发展对于整个社会发展的重大意义,显示了中国社会面对未来长远发展的新的视角和新的战略。全会将文化问题提到了重要的位置上。......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20日 00:28

《语文影》的震撼——我最喜欢的一本书

这篇文章介绍我最喜欢的一本书,这本书给了我许多启发,贴在这里还请大家指教。

《语文影》的震撼

张颐武

八十年代初是一个充满天真热情的时代,我们都曾经天真而热情地相信许多宏大的话语,我们迷醉在许多新鲜的事物中无法自拔。那......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10日 02:36

回首辛亥百年:现代中国的光荣

回首辛亥百年:现代中国的光荣

张颐武

我们今天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既是一个从今天的历史的角度重新回首百年来中国人艰难奋斗的历史的机会,也是一个从中国的百年的现代化的历史中汲取力量的机会。遥想一百年前,辛亥革命的先贤在中国的屈辱和失败中奋起,为了争取......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03日 12:17

寻找城市发展的新空间

寻找城市发展的新空间

张颐武

最近到了几个发展很快的县级市,这些地方都已经意识到文化对于小城市发展的引领的作用,意识到城市本身的活力和永续发展最终还是依赖文化的发展。文化既是提升本地人民的幸福感的关键的要素,也是寻求新的发展、突破现实的产业升级瓶颈的必由之路。这些都是地方政府和当地的一般公众已经意识到的。这些城市几乎也都希望通过文化的发展提......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5日 17:01

有爱的人生不会干枯

有爱的人生不会干枯

张颐武

还记得许多年之前,我刚刚进入大学,我们宿舍的同学读到了张洁的小说《爱,是不能忘记的》,由此引发了宿舍里的关于爱的讨论。当年中国刚刚从压抑和刻板中走出,我们这些年轻人在朦胧而热切的激情中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对于爱的焦虑。而这篇小说关于一个不曾有过任何具体的关系的爱情的探讨让我们迷醉。我们通过这篇小说来表达自己对......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9日 01:44

“傻瓜”形象–我们的困扰

“傻瓜”形象

张颐武

当代人似乎进入了一个“傻瓜”式的新的科技不断介入我们生活的时代。

我们这个时代的技术带来的后果是充满矛盾的。一方面,我们大家在享受技术的后果。越来越舒适,越来越简单的实现我们自己的目标变成了技术的追求。最明显的是所谓“傻瓜相机”,只要一按,其它的一切都交给机器。当然今天的傻瓜相机连胶卷都没有了,它变成了电脑里的无数即兴拍下的东西。这似乎是一种人类的奇迹,我们可以象一个傻瓜一样永远不停地拍照,你的相机都有巨大容量的存储卡,你还可能带着相机伴侣。当年我们说不懂摄影的人是“谋杀菲林”,今天在巨量的存......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2日 00:01

从《百年孤独》看文学之变

从《百年孤独》看文学之变

张颐武

最近,《百年孤独》在中国再次出版,引来了一阵讨论。这一次是正式“授权版”,经过了著作权人的授权。对于没有经历过八十年代的人来说,这部书仅仅是今天的新的“高雅”文化的“经典”,是有修养的人不可不备的名作。但我想未必有多少人认真地再读一遍这部书。但它的再次出版,让我们有了一个机会再度关切这部书的中国命运,关切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