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颐武 > 文章归档 > 2007年二月
2007年02月25日 23:10

这也是人生:我看张爱玲晚年

这是好几年前写的文章,想不到最近还有人转载,觉得可能还会有人喜欢,贴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二十世纪中国人的飘零和脆弱,张爱玲其实也是最典型的例子。今天再看这篇文章写的事,还是让人感慨无限。去年十一我们一家在上海,住在静安寺附近,进进出出总和张爱玲的旧居相遇,但上海早就非复旧观。当时总是想,她其实和我们同时生活在世界上很长时间,直到1995年才故去,但我们却觉得她是很久以前的古人了。好像她是不老的,仍然活在二十世纪的四十年代。
用这篇文章纪念张爱玲,也纪念中国人的二十世纪。
 
阅读全文>>
2007年02月18日 11:59

今年的“春晚”

今年的“春晚”

张颐武

今年的“春晚”已经在人们的议论中和大年夜一道成为了过去。随着大年夜的过去,新的农历年的开始,一切猜测、爆料和建议等等都已经在节目的演出过程中失掉了意义。现在对于网络和纸媒来说,剩下的只有评论了。目前的反应可以说是觉得平淡无奇,大家觉得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闪光点,但似乎也难说有什么大毛病。所有的方面依然面面俱到,该有的一切都有了,但似乎那最重头的还没有出现,所有人都未必满足,都会有种种批评和建议等等,也会有某种如果我们来作就会如何如何不同的高明人的见解,但其实谁也未必有什么妙手回春的高招。在外边议论其实容易,真的办起来其实......

阅读全文>>
2007年02月15日 13:25

从“目不转睛”到“伴音伴影”:我们的“春晚”观的变化

这是《难忘今宵:“春晚”和我们》的第二部分,也是我的观点的中心,就是现在春晚已经是一种“伴音伴影”,而不可能象当年一样让我们“目不转睛”地观看了。

马上就到春节了,我们又要在“春晚”中跨越旧历新年,还是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吧。

阅读全文>>
2007年02月13日 13:13

“春晚”记忆:我们的“共识”的塑造

这是《难忘今宵:“春晚”和我们》的第一部分,这部分探讨“春晚”的历史。请大家指正。

“春晚”记忆:我们的“共识”的塑造

阅读全文>>
2007年02月10日 07:15

小品之变:从王景愚到赵本山

这是今天发表在《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上的我的文章《难忘今宵:“春晚”和我们》的第三部分。由于全文有7000多字,所以先贴这一部分关于赵本山的,前面两部分也会陆续贴出。这篇文章是对春晚历史的一个简单的分析。我的中心观点是“春晚”已经由我们“目不转睛”地观看,转变为年三十的“伴音伴影”。
 
 
小品之变:从王景愚到赵本山

    在春晚本身越来越相对化的同时,我们可以发现赵本山却作为春晚的唯一台柱而绝对化了。赵本山变成了春晚吸引人的关键,在这个“伴音伴影”的时期,他是唯一能够让观众“目不转睛’的存在了。这其实是具有象征意义的。当年的小品......
阅读全文>>
2007年02月05日 02:10

从两个“史无前例”看思考的角度

思考的角度
张颐武
   
   看问题的角度往往决定我们对于问题的看法,如果多几个角度去观察和思考,我们其实就多了一点智慧和明达。人们常说的“固执己见”和“偏于一隅”就会少一些。我们对于世界的看法往往难免受到自己的生活状态、价值趋向和思维方式的限制,这种限制的不可避免就让偏见变成我们的一部分。当然偏见也会让我们有可能见到问题的一部分,对于事情未尝不是一个有用的参考,但往往过分的偏见会实实在在地影响我们的思考,窄化我们的视角,形成对于社会的简单化的意识。所以,对于社会问题多一种思路和探究的角度,就会多一点有用的见识。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