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颐武 > 文章归档 > 2011年十一月
2011年11月27日 07:45

《步步惊心》与《失恋33天》:时间的想象力

《步步惊心》与《失恋33天》:时间的想象力

张颐武

思想家齐泽克今年10月9日在“占领华尔街”的行动中发表演讲,其中居然提到了中国的“穿越剧”,他认为“这对中国来说是个好的征兆:人们仍然梦想另有出路。”他同时认为今天的西方却失掉了这样的梦想能力。他以为中国社会禁止了“穿越剧”,这其实是一个并不真实......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9日 23:09

读书,疯狂地读书

读书,疯狂地读书

读书,疯狂地读书

这是《深圳晚报》记者对我的一个采访,回忆了八十年代的读书生活,看起来还有点意思,贴在这里,请大家指教。

李福莹

深圳晚报记者 李福莹

饥饿而疯狂的阅读年代

上世纪80年代的阅读,饥饿而又疯狂。经历十年“文革”,从知识稀缺的时代走来,人们对读书有一种如饥似渴的兴奋感。著名评论家、文化学者张颐武上北大中文系的时候是1980年,他如此形容自己亲身经历过的80年代:

那是一个充满天真热情的时代。我们都曾经天真而热情地相信许多宏大的话语,我们迷醉在许多新......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3日 03:24

生命之罪

这也是十年前写的文章,今天看也还有点意思,这里的感慨对于我们大家其实都不是虚妄的。贴在这里,请大家指教。

生命之罪

张颐武

我们这些普通人往往渴望万人景仰、叱咤风云的时刻,往往希望领导历史的潮流而不是在其中飘浮。但这种时刻实在太少,我们也许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我们只有自己的平凡而漫长的日常生活,那些生活里的那些琐碎和平淡既无法省略,也无法逃避。鲁迅的《伤逝》写惊世骇俗的爱情之后的平庸......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7日 01:55

英雄无路

这是十年前的一篇文章,是民国的掌故,里面有历史惨烈和悲哀的一面。今天看也还有意味,贴在这里,请大家指教。

英雄无路

张颐武

读史有时让人觉得慷慨,但似乎让人无奈的时候更多些。我们往往看到理想的追求得不到丰美的果实,天真和浪漫也往往成为历史的讽刺。历史不会如我们的意,也不会按照我们的想象变化,一厢情愿的事情往往最后是一塌糊涂,而歪打......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2日 22:56

城门记忆

城门记忆

张颐武

北京的城门曾经是北京的象征。我小的时候家就住在宣武门外的教佳胡同,但宣武门却并没有在我记忆里留下什么痕迹。我印象深刻的是西直门。我当时几乎每天由父母带着从城里到现在的民族学院上幼儿园,要在西直门换32路汽车。那时的西直门外还是有许多苍天大树的郊区。当时西直门仍然是城里城外的边界,民族学院就是西郊的一所学校。那座城门的宏伟壮观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天从它下面穿过的经验让我直到今天还难以忘却。后来西直门就消失了。32路公共汽车也改成了332路,起点站改在了动物园。西直门也就是一个地名而已了。后来我读老舍的《骆驼祥子》,看到祥子丢掉了骆驼,被乱兵抓走逃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