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关切新的“青少年文化”
张颐武
 最近青少年文化的兴起引起了大家的关切。无论是火得不行的的韩寒的博客和他不断挑起的论战,还是郭敬明引发的一系列的争论,或者“超女”引发的讨论都把青少年在文化方面的影响力摆上了台面。他们对于文化的影响力和冲击力都已经相当大。但长辈们的不满似乎也在增长。如最近对于在青少年中流行的“玄幻文学’是否是“装神弄鬼”的争论,就是一个有趣的关乎代沟的例子。一些前辈对于新世纪的青少年文化似乎相当不满,而那些正在崛起的青少年也并不买老一代的帐,用挖苦和嘲讽来对待他们。
 现在看来,两方面的分歧很大,矛盾不小,这里面的意义其实是值得我们大家深思的。说起两方面的分歧,其实是老一辈指责八十年代以后出生的青少年只懂的消费和享受,缺少责任感。而年轻人觉得老一代已经迂腐和过时,其实已经对于时代失掉了把握。这里的冲突并不奇怪,所谓“代沟”其实是永远上演的连续剧,每一代和上一代之间的复杂的关系也永远是社会的一种必然的形态,没有终结的时候。两方面看不顺眼其实一点也不奇怪,都事事顺眼了也根本不可能。我想到在我们二十多岁的八十年代,也有不少对于年轻人的价值和行为的争议,也有一种两代人的冲突的状况。当时也有不少人觉得年轻一代缺少理想,没有上一代执着。当时年轻人也发出自己的心声,记得有一本叫《第四代人》的书,就认为八十年代的青年人和前一代不同,有更强的个性和更强的探索精神等等。足见当时的“代沟”也是一个被议论的大话题。但随着社会的变化,八十年代的年轻人今天也是社会的重要的力量了。如最近出版的查建英有关八十年代的访谈录,其实就是在今天的社会栋梁对于自己青春期的回顾和缅怀。一代人总有自己的特点,也有自己的局限和毛病,社会其实就是这样一代一代往前走的。今天我们的许多看法如果太没有平常心,太被自己的经验所局限,也容易仅仅看到青少年的问题,而看不到他们具有的优势。
 但也不应该回避两代人的不同的视野和不同的看法。这里的变化绝不仅仅是青少年自己的选择的问题,而是社会的经济和文化变动的必然的结果,仅仅把青少年文化的崛起理解为一个。我曾经说过的几句话最近被引用得很多,不过这几句用来描述这一代的青少年文化还是合适的:“他们是独生子女,赶上了历史上最富裕时期。他们要买书,于是郭敬明成了文化英雄;他们要玩游戏,于是陈天桥成了网游大亨;他们要看电影,于是《头文字D》卖座。”其实这种现象说明一种新的文化正在发展之中。这种文化其实就是我们当年所说的“后现代”,不过他们更加理直气壮,没有一个过渡的过程就直接进入了这种状态。他们现在在文化方面的影响力确是不能低估,他们在这方面的消费能力和生产能力都没有办法忽略不见。在杭州看动漫产业基地,发现在里面用电脑作动画的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而象韩寒等人的写作也是文化的引人瞩目的增长点。所以,现在仅仅是说他们的文化是“装神弄鬼”,也未免偏执和狭隘。那么其实如《哈里波特》之类又何尝不是“装神弄鬼”,但我们也不好说全世界的文化都在“装神弄鬼”。说一些宣泄情绪的话,其实丝毫无助于我们深入地认识和了解问题。反而会遮蔽我们自己的历史视野。
 我觉得现在的问题首先是要对于新的“青少年文化”有深入的研究,“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但这调查研究也要有新的思路和方法。一般的公众和媒体可以随意发发议论,但我们的学术研究却不能仅仅如此,还是需要从学理的角度进行深入的思考才行。这样的工作现在的确做得不够。比如,我们的文学研究,对于青少年的写作的理论上的分析,就相当缺乏,也就给不出恰当的阐释。仅仅靠一些印象是难以得出具有学术价值的结论的,对于现象的认识也不可能深化。
 这首先是要在今天的中国的生活和文化的背景下来认识这些现象。不能仅仅是发表一些情绪化的意见。其次,还需要对于他们的文本和现象进行深入的细读和阐释。这些工作正是时代对于我们的要求。我们必须首先搞清楚青少年文化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然后再进行价值判断。否则无论是否定或肯定都没有什么说服力。
 其实,有时候我们对于青少年的要求就是矛盾的:一方面我们往往需要他们为成为未来的生产者而压抑自己的现实的愿望,以便获得未来的成功。我们作为家长或者舆论的时候就是如此;另一方面,我们又明显地感到他们对于文化消费和生产的支配力,也希望他们多多消费以“拉动内需”,促进发展。因为我们也知道青少年的消费能力对于社会的经济发展也是至关重要的。这两者应该说都并不是绝对矛盾的,我们如何取得一种价值观的平衡和观念上的明智是一个现实的挑战。这一方面需要我们辩证地认识消费文化的复杂性,另一方面也应该辩证地认识青少年文化的复杂性。但这一切都要从认真的分析开始。
 
话题:



0

推荐

张颐武

张颐武

724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著名评论家,文化学者。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领域包括大众文化与传媒、文化理论、80年代以来中国文学和电影。近年来,张颐武一直专注于对全球化和市场化激变中的中国大众文化和文学的研究,并对处于转型时期的中国当代文化作出了丰富而重要的阐述。主要理论专著有《在边缘处追索》、《从现代性到后现代性》、《新新中国的形象》、《全球化与中国电影的转型》等;大众阅读出版物有《思想的踪迹》、《一个人的阅读史》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