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颐武 > 中产阶层是“中国梦”的核心

中产阶层是“中国梦”的核心

中产阶层是“中国梦”的核心

张颐武

 

中国的中产阶层正在迅速地崛起,他们的工作能力和消费能力都已经引起了世界的瞩目,他们其实是这三十年中国发展带来的最直接和最明确的结果之一。中产阶层的快速兴起正是中国崛起在内部的标志,而他们开始的大规模的消费,将会继续改变世界的格局。中国的中产阶层的崛起和中国的崛起是一个同步的过程。他们的独特的文化性格和心态也决定着中国的未来,因为就是中国的最普通的劳动者,其“中国梦”的核心也就是成为一个中产者。这可以说是“傻根”之梦。冯小刚的电影《天下无贼》中的傻根,艰苦劳作,努力挣钱的目的其实格外单纯,就是一个中产的生活而已。这其实是三十年来中国发展的内在的动力。中国人含辛茹苦地劳作,当然彻底改变了这个国家的命运,但同时也深刻地改变了个体的命运。新的中产阶层正是这样在努力奋斗之中成长起来的。

今天看来中产阶层当然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但其实多数人心里都有一本帐,知道自己是否处于这样的状态。这些年来中产的社会主流的意味已经非常明确,他们的人数众多,价值观占据了社会的主流,电视剧或者电影都以他们作为描述的对象,今天的80后当年也是这一阶层的后备军,正在成为主力;90后开始成为中产的后备军了。他们是社会的“中间”力量,也是社会的“中坚”力量。一方面比上不足,另一方面比下有余,他们的特点也多两面性。一面其实中国中产都说穷,一面消费能力并不低,成为世界各大奢侈品牌的主要客户;一面诸多困扰和抱怨,一面其实收入和机会都在上升中;一面大都市里觉得艰难,一面二三线城市的中产正在快速追赶。理解中产性格这种两面性其实是最为重要的。中国的中产阶层的发展已经让他们成了社会的主流意识的代表。理解他们也就了解了中国社会的走向。

中产阶层的最大的特点是“自我实现不足”的焦虑甚强。全世界的中产阶层都有这种苦闷。看到网络精英或者演艺界的明星一夕暴富,感到羡慕,但自身的生活却不得不常常是在职场中“熬住”。描述他们的生活,可以以“不容易”来形容。中产阶层一般完成成家立业的事情需要大学毕业以后二十年,这其实不是中国的特例,是全世界的通则。但今天的媒体和网络让人看到了生活的多姿多彩,让人产生的期望其实极高,往往觉得耐不住二十年。同时前些年的中国生活改变的速度极快,大家的期望值也很高。看自己的工资和房价的比例,看看旁边的人可能就是奇迹,往往内心焦虑,挫折感甚强。中年人往往还平和,因为他们经历过当年的匮乏时代,但年轻人就往往急的不得了,恨不得明天就有房有车,和西方的中产中的最高端一样生活。今天流行的《蜗居》其实正是这种心态的最戏剧化的表现。这当然不是基本生活条件的不足,而是今天的其实比过去好得多的现实和他的大梦想之间的差异。中产们已经通过美剧或者旅游梦想着像《性爱都市》之类的生活,达不到就有“自我实现不足”的强烈的意识。这其实需要社会高度关切。

中产阶层的另一个特点是在社会和职场中的温和内敛的状态,因为中产需要上升,在具体的生活中往往上下左右都不敢得罪,他们都是职场里打工的,不能痛快一时,只能熬住,许多问题需要自我消化,同时今天竞争激烈,机会转瞬即逝,压力很大。生活的具体困扰在都市中纷繁复杂。都让中产不得不以温和内敛的形态出现。必须会做人才会有发展。因此像职场生存类的书大行其道。

中产阶层的另一个重要的特点是他们的权利意识开始出现。他们现在对于自身幸福的要求和渴望其实随着中国的大发展,有了一个新的平台,他们对于社会的期望也并不是一天就好,不是立即就有终极的解决。因为他们都开始置产置业,不得不为自己的未来着想,所以绝不期望社会动荡,所谓“有恒产者有恒心”就是此谓。这和“愤青”的浪漫还有所不同。但他们确实对于自己的切身的议题有强烈的要求。对于自己的现实遇到的问题有切实的解决的需要,所以会对于这样的关系到切身利益的事情极度关切。对于自己的社区受到损害,对于自己的生活得不到合理的制度安排有很强的焦虑。因此中产的社会关切往往具有高度的切己性,是由己及人的。他们对于公平高度敏感,希望得到公平的对待。当然他们也会妥协,追求的不是零和的结果,他们知道这不可能,也会让社会失序,那是大家共同的噩梦。因此也接受双赢,理解社会。同时,他们也会关切如慈善和环保这样的议题,因为这些议题一方面是回馈社会的表现,另一方面也是自身有修养和格调的表征。中产阶层是具有灵活性的人,不是一根筋,但他们的声音需要有人听到,他们的要求往往在网络和媒体上很高调,但在现实生活中相对温和。

中产的存在是中国未来的发展的基础,也是”中国梦“的最核心的部分。我们谈中产已经很多年,现在其实中产的时代已经成为中国的现实。当然中国的发展还没有到顶,其实中国的中产阶层是全世界机会最多,可能性最多的人,他们将会正在影响世界的同时改变中国。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