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颐武 > 毁弃雕像与“文化战争”

毁弃雕像与“文化战争”

现在美国出现的关于自身历史的激烈冲突,弄到要毁掉历史雕像等等,其实是六十年代后期“文化战争”的新的一章。这看起来是历史的评价,其实是着眼的现实和未来。正像一位哲人说过的,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争夺历史的阐释,其实是为了今天的现实的选择。而美国内部的这些深刻变化,也在对世界产生影响。
 
六十年代后期,美国在越南和中苏等顶住进行“越南战争”,是真正的战争。内部却出现大变化。少数族群、女性、同志、激进青年等群体大崛起,激发了“文化战争”,对白人中产阶级的主流价值直接冲击,连国家认同也冲击了。“文化战争”的概念就是美国人自己用来形容这些巨大的分裂和争议的。那些时候美国也是乱成一片。“文化战争”却是以白人主流的大让步,各种边缘话语大胜利为结果。“政治正确”开始主导美国的文化价值。这导致了三个结果:
 
一是边缘主流化,各种边缘群体在主流中的位置凸显成为了社会的重要标志。社会的大量资源开始向这些群体倾斜。如在很多方面对少数群体的直接的政策照顾等纷纷出台。彻底的平权主张向着“还债”“赎罪”等方向发展。
 
二是社会多元化,美国社会由所谓“大熔炉”变成了“沙拉碗”“织锦”“马赛克”等等,多元种族、多元价值、多元中心甚至多语言变成了美国的新的状况。大量的移民迅速改变美国的面貌。也在美国的选举等政治活动和各种社会活动中影响越来越大。
 
三是精英的时尚化,美国的主流精英的价值观已经和这些多元文化的观念相适应。形成了政治精英、媒体精英、经济精英、学院精英和文化运动等方面的精英完全和六十年代以来的相对“左”的潮流相适应的局面。
 
这其实适应了当时的劳动力和社会状况,也让美国的全球“软实力”更上升,也在某种程度上适应了七十年代之后以信息化和市场经济为中心的全球新的技术和运作。让美国虽然输了越战,却最终赢了冷战。成了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一些网上常说的“白左”“圣母”就是那个时代的文化观念的表现。这些年来政治正确没有人敢碰,象亨廷顿当年写了《我们是谁》,就受到主流的极端排斥和批判。而这次风潮起来之后,由于特朗普反应迟缓,于是乎一批企业家马上退出来他的“制造业顾问委员会”,弄得他不得不解散了这个委员会。这些企业家现在也害怕和特朗普沾包,“文化战争”实在太敏感了,弄不好种族主义大帽子一上身,就万劫不复。具体事情碰上这样的大主题,谁都避之不及。这说明“政治正确”对美国社会的影响力之大。
 
这却导致了原来作为美国社会传统主流的白人中产,尤其是和大工业相联系的白人中产体力劳动者等的地位持续下降。经过了四十多年,这次特朗普上台,其实是原来的主流,在现在美国种族状况越发让其位置下降状况下的一次绝地反击。但现在的主流的“政治正确”当然已经人多势众,在大学、公共机构、媒体和好莱坞等都占有优势,就对这反击做严厉反制,就是现在的历史问题的大冲突。这可以说是第二次的“文化战争”,说到底还是对六十年代的“文化战争”的结果认可不认可的斗争。原有的老派的白人中产话语其实和美国立国的那些原有的观念息息相关,可以说是“老美国”;而六十年代以来确立的主流观念新观念,可以说是“新美国”。现在是“老美国”绝地反击,“新美国”断然回击和坚决追击。最后就集中到了历史问题上,雕像是美国历史的象征,现在直接在象征物上冲突,就是大家都不愿意退。“老美国”要借着特朗普重回主流,“新美国”要坚决维护主流地位,这就较上劲了。特朗普上位本来就让主流精英不爽,也让反他的人不服,现在的争斗其实是一波又一波角力的结果。对反特朗普的人,他在白宫一时拿不下来就让人怒不可遏;对于挺特朗普的人,现在不反击,未来的机会就不多了。这样的较劲就会持续。
 
这种争斗,都是关乎基本价值,不能退让。政治正确这些年就是主流,坚决把反对它的打成种族主义,反对的就要维护美国立国的光荣。这次“文化战争”的背景外有极端主义、恐怖主义造成了不安,内有传统白人中产地位的下降。六十年代他们失掉了主流地位,经济地位却还是稳定的,现在是经济地位这些年也下降了。看起来,“老美国”还是不占优势,但他们其实是沉默的多数,看起来没有发声,但特朗普可就是被他们挺进白宫的。特朗普整合的就是这个群体,现在在主流社会里被精英排斥,但他们的绝地反击的力道也不会轻,因为他们知道,这次再溃败就再也没机会了。美国的少数族群在人口上已经逐渐占优了。未来更不好期待。这次的“文化战争”不来自原来少数或边缘群体争取权利,而是来自原有白人中产多方面的危机感。现在就是要用毁掉雕像来弄政治正确。看来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对六十年代以来政治正确的反击,迎来了一波更强烈凶悍的回击。但激烈的后果,却未必如人所愿。沉默的,没有话语权的看着这些,会有让掌握话语权的人未必高兴的选择。
 
特朗普则是在一个尴尬位置,被白左圣母指为种族主义,被恨死了,但又不能放任那些沉默的人。反感毁雕像,但也对白人的激进不能支持。最近这些左右为难的言论其实都是其位置的困境的反映。特朗普本身就是美国当下的现实矛盾的象征和纠结点。
 
这也导致美国在一个尴尬的位置,本来都宣传美国的六十年代以来的观念,视为美国“软实力”的基础,在全球传播。现在在用毁弃雕像却用我们都似曾相识的办法维护这些观念,美国内部对这些观念的争议现在摆上了台面,让别人也觉得事情不可控,“政治正确”也面临复杂情况。美国也成了全球矛盾的纠结点。这真是很奇特的现象,很值得思考和观察。
推荐 2